Phó thành phố tỉnh chỉ đứng sau các thành phố ở cấp hành chính, và là một phần quan trọng trong hệ thống thành phố trung tâm của đất nước tôi. Nó đóng một vai trò quan trọng trong phát triển kinh tế và phóng xạ hàng đầu trong khu vực.
那么这些副省级城市的城区人口规模如何?第一财经记者根据住建部近期公布的《2019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统计梳理了15个副省级城市的城区总人口数据后发现,15城的城区人口全部超过了300万大关,有10个城市城区人口超过500万大关,其中有2个超过1000万大关;有5个城市在300万到500万之间,成为特大城市后备军。
需要说明的是,城区是指“市辖区和不设区的市,区、市政府驻地的实际建设连接到的居民委员会所辖区域和其他区域”。城区常住人口1000万、500万、300万是三个重要的门槛,其中1000万以上的城市为超大城市,500万以上1000万以下的城市为特大城市,1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城市为大城市,300万以上500万以下的为I型大城市。
深圳紧追广州
数据显示,目前15个副省级城市城区人口全部超过了300万人,其中有10个城市超过了500万人,分别是广州、深圳、武汉、成都、杭州、南京、西安、济南、沈阳和青岛。
有2个副省级城市城区人口超过1000万人,属于超大城市,即广州和深圳。两市城区人口规模都超过了1300万人,且差距非常小,广州城区人口仅比深圳多9万人。
广州是华南大区的政治、教育、交通、医疗等中心,大学在校生数量名列全国第一。同时,作为“千年商都”的广州有着全国最好的专业批发市场。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广州全市共有713个专业市场,市场商户逾80万,汇集了大量的从业人口。因此广州不仅常住人口规模大,短期驻留的人口规模也很大。
去年的广州市政府工作报告则将广州描述为“实际管理服务人口超过2200万、流动人口超过1000万的超大城市”、“四通八达的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国家对外交往中心之一”。
广东体改研究会执行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广州的城市结构比较紧凑,中心城区的面积规模相对京沪要小很多,人口十分密集,因此区间流量很大。这种城市结构下,广州的地铁客流强度也高居全国榜首。
深圳则汇集了大量的年轻劳动人口,是我国最年轻的城市。根据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深圳仅在制造业从业人员方面,就多达418万人,高居全国各城市第一位。从近年来人口的流入趋势来看,未来深圳的城区人口规模有望超越广州。
广深之后,有8个副省级城市城区人口在500万到1000万人之间,处于特大城市行列,分别是武汉、成都、杭州、南京、西安、济南、沈阳和青岛。其中,武汉、成都、南京、西安和沈阳这5个城市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传统大区中心城市。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大区中心城市有计划经济时代沉淀下来的高教优势,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雄厚。例如华中、中南开头的大学主要集中在武汉,西北开头的大学主要集中在西安,南京的高教实力更是位居全国第三。因此这些城市的城区人口规模总体都比较大。
5城为特大城市后备军
近两年,副省级城市中的青岛、西安和济南陆续迈入到特大城市行列,此外还有5个副省级城市的城区人口处于300万到500万之间,位列I型大城市行列,分别是哈尔滨、长春、大连、厦门和宁波,这5城也是特大城市后备军。
5城中3个东北城市的城区人口均已突破400万大关,哈尔滨和长春距离500万大关也都不远。不过,由于近年来东北年轻人口外流,出生人口下降,这些副省级城市的城区人口虽然在增加,但增长相对缓慢。
这三个城市之外,宁波和厦门这两个东南沿海的计划单列市,城区人口只有300多万,总体的城市规模较小,未来仍有待进一步做大做强,提升中心城市的集聚力和辐射力。
其中,宁波城区人口规模为327.38万人,在15个副省级城市中最小。宁波的经济总量并不小,去年GDP总量位居全国第12,但从空间分布来看,宁波的经济有相当一部分在余姚、慈溪等县域、乡镇地区,分布比较分散,没有形成一个强有力的中心都市区带动;此外,三产占比低,现代服务业不发达,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整个城市的转型升级和高新技术产业、新兴产业的发展。
2019年12月,宁波发布《中共宁波市委关于高水平推进市域治理现代化的决定》,提出要完善市与区县(市)管理体制,加快推动撤县(市)设区,开展强化市级统筹、推进市域一体化改革,促进全域城区化发展。
宁波之外,厦门的城区人口规模也只有335万人,经济总量更是只有6000多亿元,相较国内同类城市,厦门在发展过程中,无论是人才还是产业的集聚,都受到明显局限,由于体量较小,厦门对周边地区的带动和引领作用也明显不足。
丁长发说,中心城市的引领作用主要体现在经济规模和人口规模,而厦门对周边的带动引领作用不强,在福建发挥的龙头作用不够,因此厦门一定要有危机感,要努力做大做强中心城市平台,更好地发挥对周边地区的引领带动作用。
作者:林小昭

By duanhui

M88】 【W88】 【SUNWIN】 【188BET】 【Fun88